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小小说 > 正文

曲歌:(小小说)

类别:小小说 日期:2019-9-8 2:17:31 人气: 来源:

  王学兵和范冰冰R君,初好诗。然近“而立”,却无建树。忽一日,得知县文化馆创作干部Z君不仅善写剧本、小说、且有诗作发表,在地区颇有小名,又好为人师,便拿上所作的一叠诗稿前去求教。二人呷茶论诗至晚。z君突然指着R君写的《小草》一诗惊呼:“好诗!好诗!”便即刻让R君抄于稿纸,写信推荐到地区刊物《文学苑》,果然得以发表。从此,二人师生相称,过从甚蜜。

  会上,尽管作协、知名诗人屡邀Z君发言,却见Z君不是摇头推辞,便是频叹己不过一介“万金油”而已,笔锋迟钝,诗作难登大雅之堂,倒是趁机向地区诗友推荐R君,夸其“小荷已露尖尖角”,又与主管《文学苑》的地区知名诗人钱乙相识小叙。

  当晚,R君独自找到钱乙家中,言及诚拜钱乙为师。钱乙便说:“你我幸会,诗艺,甚好!要说,大可不必,别看你县的Z君言语不多,却多才多艺,乃为我师,你的诗才还是他发现的呢!”

  二人促膝谈诗许久。临别,钱乙从书架取一精装诗集相送,R君翻看扉页,见是省城著名诗人孙丙亲笔题字所赠,暗喜:这等心爱之物,钱老师竟相送,足见对我的器重,一时感激涕零道:“钱老师的人品诗才,实是凤毛麟角,Z老师岂能望之项背?我看……”

  一日临钱乙门外,忽闻其叹息之声:“好诗好诗!咱羞先人哩,越来越被孙老兄甩了十万八千里!”进得门去,只见钱乙桌面正放着新一期的《诗刊》,这期刊首发表了孙丙的一篇长诗。

  慢慢地,R君又感钱乙也非奇才,常常为一首小诗苦思冥想十天半月还不肯。而自已一天还能轻轻松松写它三五首诗呢。作诗之余,又喜上了画画;再些时日,R君案头多了书法之类的贴子,很快又有如蛇缠藤绕般的字悬于屋壁,些许朋友便惊呼R君竟有“无师自通之才”,也有朋友以“鬼才”、“奇才”之语相送。使R君一时被声名陶醉,与人交谈也显得底气十足。

  一次,他拿了新近创作的诗作找到钱乙,兴之所至,竟将省上的文学期刊压于腚下道:“钱老师,以咱们地区的实力,要不了许久一定会将这些家伙压倒!”钱乙一时目瞪口呆。分手竟赠R君一,“功夫在诗外”四个字。

  此后,每每品评R君之诗作,挑剔多于,似乎R君压根就不是个诗人的料。碰到R君说起自已“无师自通”之事,钱乙总以勿骄、勿躁之辞相劝。

  R君突然奥悔:唉,这大半年自己又迷上了小说,洋洋洒洒竟写成了十余万字的长篇,直接投到了作家出版社,而且预先将出版的风声于和朋友之间,又吾自生发出不少“编辑的溢美之词”,似乎其作大有获得“诺贝尔文学”之势。由于心地忙于推销自已,竟忘了钱乙所赠孙丙的诗集。但如今的R君乙砺练得游刃应对一切场面的本事。只见他一步上前,紧紧握住孙丙的手道:“读孙老师的诗,如见李杜,今日幸会,真乃如鱼得水,R冒味,不知……”

  “那是自然。老兄所托,兄弟岂敢怠慢。”说着掏出一张名片递予R,又说,“我的电话、地址全有,随时欢迎光临。”

  R君知道这个孙丙好生了得,在省文学界兼着作协副、又是全国政协委员,可他的名片除了电话、地址,仅印着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”和“孙丙”的字样。

  从此,R君又成为省城著名诗人孙丙的常客,大约一年后的某日,R又来到孙丙处,进门便神采飞扬地说:“孙老师,我最近又进入了一个新领域!”

  孙丙只有顺着他的话头答曰:“赵H是我十多年的文友,很勤奋,出了不少小说,其系列小说《古州旧事》还拍成了连续剧……”

  “哎呀呀!赵老师,久闻大名,如雷贯耳!”R伸出手去,紧紧握住来人,因为他已不止一次地听到“赵H”的名字,他也正想找一位这方面的高手,将不久前被作家出版社退回的书稿悄悄推出去。他紧接着推销起来:“我叫R,原来写诗,几年前,我将我发表的和没发表的三四千首诗全部付之一炬,又在小说上走了几圈,正待发表的大概七八部,间或又弄绘画、书法、根雕、瓢艺,近来我又忙于一个哲学新领域,今后我们就是朋友了,你可不能忘了我。”

  果然不久,R君又出现在赵H的家中。聊了许久,R便将他的书稿朝赵H案头一扔道:“我这部小说与你的《古州旧事》题材有异曲同功之处,我实再太忙了,咱们合作一把如何?”

  赵H将R的书稿大概翻了一翻,应允与之合作。果然历经半年,这部作品以近30万字的篇幅面世。这个赵H是个勤奋豁达又好交友的人,家又在省城近郊,作品面世后,在赵H的运作下,由省作协主持开了研讨会,可是还未等研讨会上评论家的文章发表出来,就有“此作实为R创作,赵H仅是挂名”的传闻。再后来,赵H又从当地圈子内的年轻人那里,频频发现了R君的一个名片,其上印有“xx哲学体系创始人”、“艺术家”、“著名作家”、“学者”、“画家”、“书论家”、“中国奇才”等等字样,又得知R成为《评论》主编童某、大家出版社王某……等文坛、社科家的座上客。

  总之,众多的都知道R君的大名。提起他,有的说“那是个怪人”,有的说“哈!R君的‘家’比大文豪鲁迅的还多呢。”R君呢,自感功成名就,常常面对年轻的纷丝们口若悬河,不断向粉丝们重复着他“即将出版”的作品,着自已“著作等身”的宏愿,大谈文坛趋势,点评名家新著,又涉猎书、画,自然少不得“推销”他的哲学新发现。小县文化馆的Z君、地区的诗人钱乙等,常被R君成落伍者,甚至孙丙也不甚被R提及。

  一天黄昏,R君前去拜访他的第一百零一位老师——文联出版社总编李甲,还未进门,就听“啪”地一声,随即又闻李甲连连叫好之声。R君暗想:李总编是出版界有名的“老严”,据说从不轻言“好”字。进门之后,果见李甲案头放着一部砖头厚的书稿。于是便问道:“李老,您能向我引见一下这位名家吗?”

  财成国际

关键词:小小说刊物
0
0
0
0
0
0
0
0
下一篇:没有资料

网友评论 ()条 查看

姓名: 验证码: 看不清楚,换一个

推荐文章更多

热门图文更多

最新文章更多

关于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版权声明 - 人才招聘 - 帮助

声明: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,不代表站长立场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

CopyRight 2010-2016 风趣幽默网-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家樂怎麼玩